您现在的位置: 三年级日记 >> 正文
【亲恩感怀】“可恨”的父亲
 更新时间:2013-3-17 22:50:32  [标签: 可恨 ]

(网络图片)

“可恨”的父亲

微雨秋叶飞

又是一年清明,父亲离开我已15年。写点文字,怀念父亲。

父亲是一本书,每读一回,总能读出不同的味。父亲是一首诗词,每写一回,总是抒写同一种情。

为了教书,父亲扔下了家务活。家中里里外外的活儿全由母亲担了下来。田间地头,耕田犁地,全村只看见母亲一个女人的身影,只听见母亲一个女人吆喝。父亲却在学生的身影中耕种,在学生的读书声中收获。母亲再怎么能吃苦耐劳,可她毕竟是个女人,怎能不让她念叨?

为了买书,父亲可以一年到头不置新衣。平日里,父亲穿着打补丁的衣服去学校,母亲说,这哪像个老师的样儿?父亲说,老师的样儿不在衣裳,而在心上。过春节了,母亲说,该添件新衣了,穿着喜庆。父亲说,穿那件中山装就行,心里高兴就好,有那钱,我可以多买两本书……母亲说不过,就发急:书,书,书,你就知道教书,买书,书能当饭吃,当衣穿?父亲不争辩,笑笑说,能,对我来说,能。母亲气晕晕的走开,父亲孩子似的微笑。

为了他的学生,父亲早晨可以不吃饭。急匆匆的赶往学校,说是做老师的一定不能迟到,否则在学生面前面子可丢大了。这话让村里犁田耕地的人听了,不知笑了多少回。父亲居然和颜悦色的给他们解释,农人们听了,还只是笑。母亲免不了念叨几句:经常这样不吃饭,非得胃病不可。父亲笑笑:不碍事。

为了他的学生,父亲可以通宵达旦的不睡觉。母亲先是陪着,在油灯下缝补衣服,纳鞋底。我呢,跪在板凳上,撑着脑袋看父亲改作文。看不懂写的是什么,只看见父亲写下许许多多密密麻麻的红色的字。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母亲兴许是白天劳累过度,也支撑不了多久就上床睡觉。尤其到了大冬天,母亲说忍受不了寒冷,早早地钻进了被窝。父亲呢,依然是一盏油灯,一个小火炉,一摞本子,一支笔倏倏的写个不停,一支烟接一支烟的抽。鸡叫三遍了,母亲唤了三回,父亲却不闻不动。可怕的是,父亲的咳嗽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母亲不知说了多少回,父亲总是充耳不闻。母亲的念叨终于变成了埋怨。

“你就不瞌睡吗?”

“看着孩子们写的东西,有趣,不瞌睡。”

“明天再改不行吗?”

“不改完睡不着。”

“你就不能少抽根烟?”

“不抽烟不习惯。”

“你不要命了?”

“不就抽根烟嘛,要不了命。”

母亲无奈。

父亲无语。

我说,母亲,你恨父亲吧?

母亲摇摇头,带着一丝难以捉摸的笑意。

年轻时,父亲教书远离家乡,顾不了家,顾不了儿女。家庭的重担自然落在了母亲和大姐的身上。大姐常年跟随母亲天还没亮就挑着担,或是萝卜,或是白菜,翻山越岭几十里路到街市去卖。鞋子磨破了,肩磨肿了,只换回来几块钱。这本该是男人做的事,本该是父亲做的事,可是父亲呢,身在他乡,只顾着他的学生。兄弟姐妹六个,大姐偏偏是最矮的。每逢我们站在一起比高低,大姐总是笑着说,都是小时候挑担太多,给压缩了。

“文化大革命”时期,父亲是校长,自然被抓去批斗游行。大姐那时正读小学,看着父亲胸前挂块牌子被一群人围着指指点点,有的还扔东西。大姐吓得躲在墙角偷偷的哭。后来,有些调皮的学生看到大姐就说三道四,大姐蹲在墙角不敢进教室,聪明能干的大姐因此早早地辍学了,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民。有时问起大姐,如果能一直读书,也该是个公务员了。大姐,你恨父亲吧?大姐只是笑笑,说这事不能怨父亲,社会运动不是父亲的错。可是,我们兄妹都知道,大姐是多么想成为一个工人,而父亲后来是有这个能力的,但父亲一点也不操心。奇怪的是,父亲对大姐的婚事却非常的用心,为大姐选了校长的儿子做女婿。大姐从此过上了安定而美满的生活。

大哥大学毕业那年,面临着很现实的分工问题。大哥非常希望父亲能帮他一把,母亲也时不时的在父亲面前念叨几句。父亲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只是拼命的抽着烟。

突然有一天,一辆亮闪闪的黑色小车驶进了我们这个偏僻的小山村,车上走下来两个西装笔挺的年轻人,竟然进了我家的门。父亲和他们有说有笑的,聊了好几个钟头。后来,从母亲口中得知,这是父亲的学生,是某市的书记,专程来拜望父亲的。母亲还告诉我们,父亲有很多学生老有出息了,做了大官的,做了大老板的。

我和大哥猜测,大哥分工的事应该有谱了。只要父亲肯开口,就一句话,大哥就可能到大城市去创业。一天又一天过去了,一个暑假过去了,父亲没提一句大哥分工的事。最终,大哥到了离家很远的一个山沟沟的乡里工作。从那年起,大哥和父亲关系冷漠了起来。大哥常说工作忙,一年到头都不回来一次。母亲说,大哥心里存着怨气。我想,大哥一定是恨着父亲吧?父亲呢,只是一封接着一封的给大哥写书信。一年又是一年,父亲的家书从未间断过。大哥也开始回家了,又和父亲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如今,大哥在商海浪潮中博得了一席之地,他常挂在口头的一句话是:“父亲每次在信中都会写上这样一句话;好男儿志在四方。我就是在这句话的鞭笞下闯南走北的。”

我是家里最小的,最小的孩子总是父母最疼爱的。可是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从来没有抱过我,更不用说亲一下小脸蛋,牵一牵小手了。我从父亲那里得到最多的就是琴棋书画,父亲领了工资后送给我的一定是书,每一回我考出好成绩,得到的也是书。干活累了时候,父亲有讲不完的故事。夏夜乘凉的时候,父亲拉着二胡唱京剧,吹着笛子伴我入梦。读师范了,开始有了自己的心思,有了朦胧的情感和追求,父亲一个月一封家书,陪我渡过了三年快乐的生活。

等到我们已有了一定经济能力后,父亲的病突然一发不可拾,好像一场暴风雨袭来一样,只留下满地的狼藉。我心里隐隐恨着父亲,恨他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恨他这么早就离开了我们。他喜欢吃的灯芯糕我只买过一回,他抽的烟,我一支也没买过。父亲啊,你若是看到二哥建起了高楼,大姐儿孙绕膝,该有多开心啊!看到孙子孙女上了大学,该有多幸福啊!看到我和你一样痴爱着学生,该有多自豪啊!

父亲,在我心中犹如天上的日月。白天,给我们太阳一般的光辉,照亮了我们的思想,温暖着我们的情怀。夜晚,给我们月亮一般的皎洁,沉静了我们的心灵,去坚守人生的那一份笃定和莹白。

2012-4-3(周二)


  • 上一个三年级作文:
  • 下一个三年级作文:
  •  

    作文专题

    相关作文

    没有相关三年级作文

    服务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