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三年级日记 >> 正文
读书随记18 《七十年代》
 更新时间:2013-3-17 22:50:40  [标签: 年代 ]

读书随记18

读:《七十年代》

我原以为本书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所出生人的写给后来的人成长经历,却不知道看两篇后才知道这是一本上个世纪五十或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将他们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灵魂洗礼的故事说给后来的人的书。本书中封面那一连串的名字实在是震惊,而这些令人震惊的名字所写的那些故事更是将一个疯狂与理性间的社会呈现眼前,听敌台的阿城、“偷书”的朱正琳,画《西藏记忆》的陈丹青、创办《今天》的北岛,还有“太阳总队”的张郎郎、地下读书沙龙的徐浩渊,工人蔡翔、农民高默波和阎连科…。

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没经历过的人不能知道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年代那是最好的时光,因为写作的人都很年轻,正是二十岁左右的青春好时光;那是最激动的时光,因为那是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巨变期,写这本书的人们,他们有幸生逢其时,经历这巨变的时代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那是最灰暗的时光,写作的那些人他们在地头劳作时,却在渴望着灵魂的救赎,理性与自由与真理的执著令他们在一个疯狂的背景下开拓着属于自己的路。

所以,当他们写书回忆时,我却看到了一个个挣扎中的心灵。一个个在贫穷的现实生活中挣扎的身躯,一个个在哲学与艺术的瀚海中漂泊的心灵。哎,写这样的文字,看来真是装装了。

本书中的陈丹青讲到,基辛格、尼克松访华期间,“外宾被指定经过的街市一时货品充盈,春节才供应的全猪全鸡密匝匝推出来,通体冰霜,只给看,不卖,美国人一走,当夜撤回今岁京城举办奥运会的全套把戏早在三十六年前精彩预演,只是琳琅道具可比那时阔气太多了。

这都说什么呢?

阎连科的文章是本书中至为感人的一节。

不过,这其中明显有不合适的,至少我以为唐晓渡那篇是非常的不合适,这完全是一篇旧小说,还带着旧小说的那种人物面具化与语言标准化的完全不能说是爱情的爱情故事,有些自恋,有些自大,有些自卑,有些空洞,甚至于有些小文人的自怨自怜的成分。换言之,他的这则短篇小说完全与其它那些痛苦的灵魂解脱式的文章并列是不适合的。

看:michaeljackson'sthisisit(迈克尔杰克逊:就是这样)

周五的晚上在家看这部纪录片,记得以前看过预告片的。

听:原声大碟茶马古道

非常喜欢听其中的一首:thesongofsaltcaravan。翻译大概是驮盐商队的歌。

不过,真没听懂唱的是什么,是藏语?其实想来大多数的音乐词并不是必须的,我们只在那悠长的音乐韵味中构建属于自己的一部分感悟。

这么着,很快就回到了我一直所不喜欢的那境况了:听一听那里的歌,看一看那里的影像,再想一想那里的纯净,就会莫名地假装心灵纯净一下,豆瓣资深人士一般似的。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