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三年级童话寓言 >> 正文
读书随记55《江城》《60年代生人成长史》《查理
 更新时间:2013-3-17 22:50:13  [标签: 江城 ]

读书随记55

读:

《江城》

刚读完第一遍,想着等读完第三遍后再说这本书的。

《皇室内幕有关清代皇室贵族生活内幕的揭示》

有些书只是睡前的读物,例如这本。

《60年代生人成长史》

现在的少年们已经不能在物资匮乏时代的人们的生活了。

作者指出了其父母的生活中的缺点,特别是在那物资匮乏时代,精打细算过日子是一门生活用品艺术。读那本上海文革中的百姓日常生活,不觉得惊叹上海人真会过日子,特别是对那些老克勒的记述。

当然,那本一直没能读完的《上海的金枝玉叶》,那本书一直没能读完。一个豪门弱女,在风雨飘摇之际如何从锦衣玉食走向劳改农场,又如何维持内心的尊严与体面,实在令人仰慕不已。贵族的生命都只有在某个特定的时间而显得高不可攀而无论如何让人无法东施效颦或是狗尾续貂。

《查理曼大帝的桌布一部开胃的宴会史》

这是一部讲述宴会的闲书,然而其宗旨却并不浅薄。论美食的文字最忌讳便是浅薄。国内有很多清高的人们每每写起美食来,无一不是法国的肥鹅美食,宴会,种种令我们胃口大开的食物,种种令我们目晕色迷的宴会。忘记尘世痛苦。

本书说宴会的历史。我对西式的宴会印象中就是以前读古罗马史中的那个大啖鸡腿的皇帝,想着那左手持肥鸡腿右手执肥鸡腿的吃相实在是一种罪过,不过,更让人讶异的是吃完肥鸡腿后再用羽毛刺激喉咙以便呕吐后继续享用肥鸡腿,这不是宴会,而是一种折磨。我一向觉得西式食物乏善可陈,当然,我对日韩食物的印象也是同样兴趣缺缺无非生的、冷的、咸的。不过,本书对中国宴会的描述也总觉可疑,可能作者只是道听途说可能只是他的某个朋友参加了广东某地的某个宴会后的印象而已本书所说的中国式宴会无疑是个广东宴会的样板:烤乳猪、小金橘、鱼片粥、凤爪汤、发菜等完全就是广东菜的典型。而作者对清高宗的宴会的描述以某个英国使节的记述为依据,只我觉得这位英国使节的记述实在是充满偏见的一段文字。

本书引用了林语堂先生的一句:“如果说中国人非常重视某些东西。那既不是宗教也不是学习,而是食物。”接着林语堂先生的论点,作者为们作了如下解释:节日食物,是将现实与祖先连接起来的纽带。在冬至日的家庭宴会上,饿鬼被喂饱,游魂被欢迎来到人间。中国农历以节日断句,每个节日都需要一场宴会,而所有的节日中最盛大的新年欢庆会持续大约两周,以小年时的厨房之神灶王被送上天开始:他的嘴被抹上蜜糖,这样他所作的关于家庭行事的报告就会是甜言蜜语。在大年夜,食物供奉着他,鞭炮也迎接着他的归来,当新的雕像被安放在厨房的壁龛中,中国年里最重要的节日开始了。

这段记述大体上还符合我们的传统习惯。我们现在常说新年的气氛越来越不足够,然而我们总结原因是时也大体上归纳为一是对新年食物的不过多期待,二是对新年新衣的同样不期待,另外,我们也没有了那些传统的习俗,例如祭灶,脱离了那种柴灶,脱离了那种坐在柴灶前添柴扬风的日子,祭灶就没了存在的价值。谁会去祭祀闪着钢铁光芒的煤气灶台?何况我们早知道了天上没有神灵,主席他老人家早把那些砸烂了。

食物是我们维生的源泉。然而,食物却不应当成为我们生活的全部。如同职业,我一向以为职业是我们维生的一种手段,但是,我们却必须在维生之外还应有更多更好的追求,例如我们心底的平静,例如我们对生命的理解,例如我们对真知的探寻。活在尘世中却不应为尘世的灰土所淹没,不能如尘土般飘扬在风中而不知其所以然。

记得电影《七宗罪》,人们活在这世间,却总也无法挣脱这七宗罪,来自于我们心底的无可饶恕的恶之源泉。无论是谁,都不能挣脱这桎梏。即是那电影中,睿智的探长却也没能挣脱七罪之一的。看似已经全然摆脱世间俗恶的人,却也纵容难免逃不过心底的恶念一闪而过。

看电影《七宗罪》还是很多年前的事,记得那时刚看完电影后不曾多想。但后来却常常想。这是一部探求人类内心世界的电影。

所以前些看《新福尔摩斯》,看完不禁暗笑,若是人们心中没有那些罪,就没有这剧本了。摩洛帝亚先生无非是心中的妒忌与贪婪作祟罢了,而其余那几个故事无非是财富,美色,欲望是我们每个人都越不过的坎。所有的推理小说都建立在人类心中的某种恶基础之上的,因为所有的罪行,都必定来自于人们的一念之恶,仅仅来自于这七宗罪而已色欲、贪食、贪婪、懒惰、愤怒、妒忌、傲慢。与之对应的的七美德:贞洁、节制、慷慨、勤奋、耐心、宽容、谦逊。

一直喜欢看《日瓦戈医生》,也只有俄罗斯那个经历过大风雨的民族能写出这么深沉的小说,也只有日瓦戈那样的贵族能够经得起这样的风雨。西谚一向说五分钟也许可以成就一个暴发户,而三代人却成就不了一个贵族,信之。俄罗斯的风雨洗礼非但没有令昔日的贵族日瓦戈医生远离诗远离生活,却让日瓦戈医生更深入地思考生命。我一向总觉得日瓦戈医生就是美德之人,一种贵族般的美德。贞洁,他对冬尼亚还是拉拉都保持着一种理性的爱情;节制,在困苦的生活依然有着诗的存在。慷慨,他对战场的伤残士兵都怀着主一般的传递;勤奋,一个医学院的通科医生在西伯利亚的菜地里劳作;耐心,他在炮火声中依然把手术坚持完毕,这不仅是耐心的美德,更一种对生命的敬重与关怀;宽容,他对那些工人的抱以宽容;谦逊,一个上流子弟并不因为他的富有而对贫人恶语相加。当然,读完本书后,我对前俄罗斯贵族的印象极雅。

电影中那组镜头:西伯利亚夏日的蓝天白云,屋外的绿菜地,也许是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棂,日瓦戈医生在桌前写诗,镜头转为空荡荡的无人房间,夏季的风吹过白纱的窗帘,白纱的窗帘轻扬那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安详而无所求。

只是我们又该如何内省?

我常常怀疑自己。

我们如何才能发现自己心中的隐罪?

我们如何才能消灭地那些罪愆?

我曾以为随着年岁的流逝,我们应该能更多地去体验内心,体验生对于我们每个人的意义。然而现在想来,这原非定规。但看起来,大多数的人面对逝去的时间,他们只留下了世故而非对生命的尊崇,亦对生的思虑。

以下关于七宗罪的材料引自wiki:

七宗罪,正式译名为七罪宗,属于人类恶行的分类,并由13世纪道明会神父圣多玛斯阿奎纳列举出各种恶行的表现。天主教教义中提出‘按若望格西安和教宗额我略一世的见解,分辨出教徒常遇到的重大恶行’。‘重大’在这里的意思在于这些恶行会引发其他罪行的发生,例如盗贼的贪婪源于欲望。

这些恶行最初是由希腊神学修道士庞义伐草撰出8种损害个人灵性的恶行,分别是暴食、色欲、贪婪、悲叹、暴怒、懒惰、自负及傲慢。庞义伐观察到当时的人们逐渐变得自我中心,尤以骄傲为甚。懒惰在这里是指‘精神上懒惰’。

六世纪后期,教宗额我略一世将那8种罪行减至7项,将自负并归入骄傲,悲叹并归入懒惰,并加入妒忌。他的排序准则在于对爱的遗背程度。其顺次序为: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贪食及色欲。较后期的神学家如圣多玛斯阿奎纳则对这个排序方式抱有不同的意见。

但丁在神曲里根据恶行的严重性顺序排列七宗罪,其次序为:

色欲:色欲泛指堕落的行为,道德的不完全,对刺激的追求,或过份希望他人的认同或接受。不合法礼的性欲,例如:通奸。同时亦指过强的性欲,例如:兽性。强暴、通奸、鸡奸等,都是色欲最极端的罪行。(但丁的标准是‘过份爱慕对方’,而这样便会贬低了神对人们的爱)。

贪食:现代的观点认为“贪食”指浪费食物,或是过度放纵食欲、酗酒或屯积过量的食物,虽然在过去,任何因轻率而剩下的,都包括在贪食的定义中。而贪食也可以包括一些破坏性的行为,尤其指运动上(例如赢得奖杯),物质滥用或酗酒。贪食的定义中包括了“沉迷”,所以,贪食除了指食物外,对任何事物的过份沉迷也给包括了。(但丁的观点是‘过份贪图逸乐’)。

贪婪:与贪食一样,是一种希望占有比所需更多为之贪婪,尤其是指金钱上的过份追求。圣多玛斯阿奎纳认为贪婪是“背向神的罪恶,正如所有朽坏的罪恶一样,是人为了会腐败的东西,放弃永恒的东西。”与贪婪有关的罪恶包括背叛、不忠、叛国、尤其是为了个人利益的。搜括及聚积过量财富,偷窃,打劫,尤其是以暴力或欺诈的形式,或借助权力而得到的财富。(或是以但丁的观点,贪婪是‘过度热衷于寻求金钱上或权力上的优越’)。

懒惰:懒惰及浪费时间。懒惰被宣告为有罪是因为:

其他人需更努力工作以填补缺失;

因应该的事情还没有做好,对自己是百害而无一利

均衡:一方比另一方付出更多(从但丁的神学观念上去看,懒惰是‘未能全心爱上帝,未能全副精神爱上帝,未能全人之心灵爱上帝’-具体来说包括懒惰、怯懦、缺乏想像力、满足及无责任心。

暴怒:源自憎恨而起的不适当(邪恶的)感觉,复仇或否定他人,在律法所赋与的权力以外,行使惩罚他人的意欲亦被归作愤怒。过份的警戒、对他人有伤害的意图。它也包括对他人无理的愤怒,例如因种族引起的歧视。因暴怒而引起的罪都是大罪,例如杀人、歧视、大屠杀等等。(但丁描述为‘把对公义的爱护歪曲为复仇和憎恨’)。

妒忌:妒忌跟贪婪一样,是一种因为不能满足的欲望而产生的罪恶。首先,贪婪通常跟物质财产有关,而妒忌则跟其他方面有关,例如爱情,或他人的成功。第二,妒忌的人的欲望,通常建基于他人的失去。妒忌可以令人对他人的不幸袖手旁观,甚至为他人的悲惨遭遇而感到快乐。因对方所拥有的资产比自己丰富而心怀怨怒(但丁说:“对自己资产的喜爱变质成了忌恨其他更美好事物的拥有者的欲望”)。

傲慢:傲慢被认为是七宗罪中最原始,最严重的一项。期望他人注视自己或过度爱好自己,因拥有而感到比其他人优越、把自己定位成比上帝或他人更优秀的存在。傲慢被认为是所有罪中最致命的,因为路西法就是因为傲慢而堕落,最后成为了与神对抗的魔鬼撒但。自负与自恋都是这种罪恶的产物。(但丁对骄傲的解释是:“对自己的喜爱变质成对相邻者的憎恨和轻蔑”)。

四世纪当时的埃及僧侣伊瓦格里厄斯泊恩太格司(evagriusponticus)把这些罪行定为八种“致命的激情”(8deadlypassions),而在东正教方面,这些冲动仍然被描述为“致命的激情”而不是深藏在他们体内的罪孽。而主动迎接这些“激情”或拒绝与这些“激情”对抗的人在正统基督徒道德神学(orthodoxchristianmoraltheology)方面是被定位成有罪的。

四种基本美德和神学三美德合称为七德行。

相对于七宗罪,天主教列出了七美德。

罪行美德

色欲(lust)贞洁(chastity)

贪食(gluttony)节制(temperance)

贪婪(greed)慷慨(charity)

懒惰(sloth)勤奋(diligence)

[1] 下一页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